730011.com“抖音神曲”登上《好声音》引争议导师
时间:2019-12-02

  抖音神曲、BGM神曲榜热歌,火遍全网络、网红们纷纷翻唱……这样的一首“网络神曲”有没有“资格”登上电视综艺的舞台?这是个问题吗?看来是的。上周五晚,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2019》播出首场导师对战,两位新晋导师王力宏和李荣浩首次正面交锋。五轮对战过后,李荣浩战队以4比2的总比分胜出,李荣浩战队全员晋级,王力宏战队则有两名学员被淘汰。节目播出后,多个热搜空降网络,其中最热的是“李荣浩回应选网络歌曲质疑”,导师李荣浩发长文、列出八条理由来回应质疑:音乐不应分高低,只存在喜欢不喜欢。

  在上周的对战中,王力宏和李荣浩在策略上各有侧重,王力宏根据学员的声音特色,量身定制了编曲,李荣浩则史无前例地选择了“原汁原味”的方式,编曲和旋律上面都没有改变,王力宏调侃称:“荣浩又在省制作预算”,李荣浩则得意地回应:“省大了可!导演还夸了我这个事情!”然而节目播出后的争议集中在第三轮的对战,双方不约而同派出了洪雨雷和李凡一两位年轻选手。洪雨雷演唱的是很具年代感的经典情歌《流星雨》,而李凡一演唱的则是导师李荣浩为她选择的《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少女干净、略带嘶哑的嗓音触动了很多人的内心,最终李凡一以43:18的成绩获得了第三轮优胜。没想到的是这一轮对决在网上却引来诸多争议和讨论,对于“网络歌曲”登上电视综艺的舞台不少网友表达了质疑。

  那《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是一首什么样的歌呢?这么说吧:2019年已经过半,据网友统计,2019年上半年播放量最高的4大神曲中就赫然可见这首《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这首歌是由00后女歌手陈雪凝今年2月创作并首唱的,因为首发网络,所以被很多网红竞相翻唱,成了炙手可热的“网络神曲”。节目中,那英也表示这首歌“很好听”,李荣浩则透露这首歌是自己做主帮李凡一选的,“她自己不喜欢,她是专业音乐学院学音乐的,对音乐的唱法非常有想法”。所以节目播出后对于网友的质疑,李荣浩也挺身而出做出回应,认为音乐不分高低贵贱,“音乐没有好与坏之分,不要再被误导,音乐只有你喜欢和你不喜欢这两种方式”“是否一首歌只要出生在网络,在网络上被大家熟知,不管多少人喜欢就代表了低级”,他坦言网络歌曲和传统歌曲不存在谁好谁坏,呼吁网友不要因为所谓的“艺术高低贵贱之分”就中伤他人。这条微博转赞和评论很快达到了数十万,几个小时后,李荣浩又补充解释:“只有喜欢或不喜欢的区别,我也有不喜欢的网络歌,我也有不喜欢的唱片歌,但绝不会因为我个人的不喜欢说只要是这个类型的都是垃圾,没必要一杆子全部拍死”。

  李荣浩此番这么“刚”也得到了大部分网友的支持和肯定,乐评人耳帝也认为:“每种音乐层次都有它这个层面上的受众,没有哪种音乐能满足所有受众层,所以能做到让你的受众层很多人满意就已不容易,非这个层次上的人不必对它的大受欢迎如临大敌。”李凡一本人也转发导师的微博,感谢导师的良苦用心:“唱歌是唱给大家听的,每个人都有喜欢和不喜欢的权利,但是没有评判别人应不应该去喜欢一首歌的权利。”连五月天阿信也在李荣浩微博下面留言“+1”表示力挺。

  其实对于“网络神曲”这个褒贬不一的概念,之前在浙江卫视年中音乐盛典时就有多位音乐人表达过自己的观念,比如在圈内有着权威江湖地位的张亚东就坦言不排斥网络神曲,“最近几年也在网络上听到过很好的作品。我很惊讶大家能创作出如此有趣又好玩的歌。每个人都有爱音乐和创作的权利,很多年轻音乐人才华横溢,未来可期”,他也分析在网络上发表和传唱的音乐本身没有问题,“问题只是一个模式成功,就会有一票模仿者,创作变成套路不断被复制,都一个样子。”而唱作才女丁薇也对网络神曲的说法不以为然,“流量歌手,哪个时代没有呢。网络神曲,有人可能觉得这是个问题,但对我来说,没有抖音的时候就没有神曲吗?传播渠道不同而已。我看重的是音乐人有没有个人的独特性在里面,哪怕一点点,是别人没有的、不可替代的”。

  如果不是李荣浩认真回应网友的质疑,我还不知道《中国好声音2019》已经开播了。鉴于这个议题(音乐是否分高低贵贱)的冲突性、争议性并不太具备“原生互联征”,有理由认为这或许是节目组的一个话题营销。

  之所以说这个议题不具备高争议性和话题性,是因为一般而言,只要受过9年制义务教育的人,基本都明白这个道理。一首歌的“高低”(不论贵贱),肯定不是由它的载体决定的,至于其他门类如文学、艺术创作大抵也是如此。

  李荣浩进一步阐述了他另一个观点。他说,音乐没有好与坏之分,只有喜欢与不喜欢之分。因为根本没有一个实际的、具象的标准线去衡量,听上去好像是那种“百花齐放,各得其所”的正确立场。但细想想总觉得好像哪儿不对劲,感觉这不太像作为导师的李荣浩说的,他逻辑有些错乱,3d走势图2元网仿佛和网友换了位置似的,姿态放得那么低。他直接以导师的身份向选手和网友解释一下《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好在哪里不就得了?这对于李荣浩而言是很简单的事情啊。

  音乐当然是有好坏的,这跟载体无关,跟风格无关、跟类型无关,跟喜欢的人多寡无关。李荣浩说音乐没有“标准”,也并不是,只是现在标准比较混乱,谁也不敢说自己是掌握了标准的那一个,怕得罪人,所以公众人物只做最安全的表态,“我自己很喜欢”,3d走势图2元网“你不喜欢的不一定是坏的。”

  如果“喜欢决定论”是一种艺术态度、艺术标准,那么《上海堡垒》这部电影,观众都不喜欢,但导演和他的朋友圈都是一片叫好、激动,他们超级喜欢。该怎么办?

  我总觉得,“喜欢决定论”受众可以坚持,但创作者、专业人士、音乐导师似乎没资格讲。这是一种退缩的姿态,是公众人物的一种自我保护。阿多诺曾指出,现代社会音乐是商品拜物教的一部分。音乐是作为一种商品来出售的,是一种“为它物”的存在。所谓“它物”,就是消费者。在网络时代,消费者不仅多而且多元,还都集中在同一个“平台”上说话,人群多元,标准自然就混乱,且大家都理直气壮觉得自己正确。公众人物小心翼翼,谁都不想得罪,表面上是尊重、讨好了每一个人,但这种和稀泥,没有态度的态度,也会让自己失去风格,会失去李荣浩作为音乐导师的说服力。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